MG游戏

廖璠副教授

2016-07-13 15:54:33 來源: 點擊: 收藏本文

【人物名片】

    廖璠,女,MG游戏副教授,武漢大學管理學博士畢業。近年來在《中國圖書館學報》、《圖書情報工作》、《情報資料工作》、《情報科學》等專業核心期刊發表學術論文40余篇;論文曾獲中國圖書館學會一等獎;參編國家教委統編教材1部;參加或主持過國家、省、廳、市、校級各類科研課題7項,參與2006年國家社會科學基金重大課題第一子課題項目研究。

 

記者:老師在武漢大學本碩專業都是圖書館請問是什么原因讓您對圖書館學感興趣的呢?

廖璠:我們讀書的時候是在80年代初,談不上什么感興趣,因為那個時候我們都是父母幫忙了解專業的情況和未來走勢的。最后他們幫我選擇選擇圖書館學的原因主要有:第一,書多。因為我的家庭在當時來說可以算是書香門第,他覺得女孩子以后能跟書打交道是挺不錯的。第二,因為一般大城市才會建比較多的圖書館,很少開在在農村鄉鎮,我們畢業的時候工作是國家包分配的,父母希望我通過這個專業以后工作留在大城市。第三就是有一個比較傳統的觀念,女孩子最好就不要去走南闖北,有一個比較穩定的工作好一點。綜合上面的原因,父母就決定讓我去圖書館專業。

 

記者:圖書館學畢業的學生就業方向一般是怎樣的呢?

廖璠:圖書館畢業的學生工作一般都是專業對口的,去到省級院級之類的公共圖書館的,也有到學校圖書館的,也有企業單位的、情報的。以前是沒有信息管理這個說法,統稱情報資源,在98年以后發覺圖書情報這個范圍太小,北大就率先把它改為了叫信息管理系,之后其他學校也就跟著改了這個名稱。在當時來說圖書館學比較厲害的就是北京大學和武漢大學,幾乎是要考前幾名的才能選到這兩所學習學校,直到我讀博士的時候,我又回到了武大,這時圖書館學這個專業已經改名了。

 

記者的學生說在跟他們聊天的時候會分享很多看法,他們覺得你很健談,那您在跟學生相處的時候你會比較在意什么?

廖璠:沒有特別在意什么,因為走了二十多年的生涯歷程,可能在我的價值觀里面會有一個教育別人的理念,為人師表要解答別人的疑惑,要去幫助別人,去教育別人這么多年到今天,其實心態是有轉變的,這種分享和交流才能真正體現我所說的教學,即相得益彰然后我發現這種觀念讓我很受益,現在教的知識管理課程臨近學期末我會安排節實踐課,由學生講,然后我點評這樣他們整節課都特別的豐滿。教育并不是以老師為主的滿堂灌,素質教育里面體現的應該是老師作為主導,學生才主體,如果能讓學生融入進課堂激發他們的創造力潛能,我覺得才是真正意義上的教學所以我感謝大家能夠參與這堂課融入這堂課對學生來說,可以讓自己的視角變得更圓滿,熱情得到提高;對我來說,我的課堂教學也被學生從多角度多層面豐富了現在網上的渠道越來越多,每個人都能從他自身的角度去了解社會,就可以通過學生來了解社會以及更多知識。

 

記者:你從教信息管理這個專業這么多年,學生剛開始接觸這門課的時候會出現什么問題?

廖璠:在這專業里面我是教信息服務用戶》這門課,這幾年我覺得它確實有點變化。這門課差不多就是把你專業課所學的工具、知識、原理、方法綜合起來為社會、為用戶提供信息服務。但大二有很多知識還在學的過程中所以缺少一個基礎性的東西,專業知識本來就是要有一個循序漸進的過程,得先學原理的東西打基礎,然后能慢慢學一些手段方法。信息管理就要借助很多方法比如你要檢索信息,一般人就只是作為一種瀏覽,上網頁輸入關鍵詞但真正學信息管理的人他就會用專業的技術,通過許多的專業數據庫檢索,這樣檢索出來的東西就會比沒有學這些東西的一般的人要準要精。這就是專業學生所應該具備的專業的知識。 

 

記者:全國建筑工人信息管理平臺試點日前在濟南啟動。今后,我國建筑業將利用信息化手段逐步實現勞務實名制管理,信息化的時代真的是改變了我們的生活,您怎么看待這種由于信息管理而帶來的進步?

廖璠:我覺得這是整體趨勢里面的一個必然,就是現在各行各業其實都在進行管理信息系統化比如說你們作為學生,現在選課是網上選課,我們老師也使用公務卡,社會保障系統,還有我們的整個教學管理很公開很透明大家的感觸都是很深的。現在各行各業的信息網絡化,一是管理便于管理而是被管理者能夠實時查找到我們所要了解的信息。這些我覺得是社會的趨勢,只不過是一步一步走到社會生活當中日常生活當中職業工作當中從社會方面,它也是增加了一種管理的透明度。而其他方面像醫療,以前要從掛號開始,然后到專家,到開藥方而現在醫治一個病,如果是疑難雜癥,可以在網上公開病例,然后世界各地都可以提供好的意見方案建議甚至提供好的技術還有醫生,使病人得到及時的醫治這是有利的

 

記者:現在也是一個信息爆炸的時代,我們會經常接受到許多的信息,那么我們應該如何利用好網絡上的大量信息

廖璠:我覺得運用還是其次,最重要的是人的價值觀念因為人的行為是受價值觀念主導的,你吸取的信息都會體現你的價值觀,任何一條信息對于不同的人,會產生不同的效應,同一條信息對他產生的可能是很積極正面的影響,但是對另一個則未必所以我覺得更重要的還是人本身這個信息用戶,每一個公民都是信息的接收者能否很好地運用信息取決于每個人的價值評判觀念,從樹立社會價值觀念入手。

 

記者:您認為擁有信息管理這項技能會給一個人的就業發展帶來什么影響?

廖璠:這是一種技術,是一種工具,雖說不是天天要去用,但至少是給你增加一個翅膀。在我們行業里有一句話——現在不懂計算機基礎的都是文盲。全社會都在利用這個技術,比如說你足不出戶可以了解天下事,商人可以把自己的商品推銷到全球全世界,這個技術已經是周圍人生存生活的一個基本技能了,所以你說對于工作有什么影響,首先是你掌握一個基本技能。

 

記者:那你對學生有什么期待嗎?

廖璠:首先要真誠,畢竟做人最重要,你所有的知識技術,都是在我們作為人的基礎上去發揮運用的。真,是很真實,要有勇氣,能夠很真實去面對自己的挫折失敗;誠,就是很誠信,因為現在無論是企業,還是人際關系,都需要誠信的維護;第二個就是,未來你們走上各行各業,要保有一份熱情,才會讓自己永遠都不乏活力、創造力,無論我們擁有什么樣的才干,都能以一份熱情把自己融入到當下;第三個就是要有一顆分享的心。現在的社會是一個講合作,雙贏的時代,所以我給每一屆學生留下的畢業箴言,就是分享擁有更多。

 

記者:聽您跟學生分享過楊絳先生的相關言論,很讓人感動,能跟我們分享一下嗎?

廖璠楊絳先生那個趣事,我好像就講他寫一句話,說人一輩子在追求,最終才發現其實人內心的平靜淡泊才是他一生的追求就是原先以為名利地位權錢情是我們人生的目標,但是經過了人生的風風雨雨各種的失敗以后,最享受的是自己內心的那份平靜,就像我們講的返老還童,回到孩子般的那種天真,保持活潑的那種單純。還有另外一句話,就是自己的路是自己走的,與外面的世界沒有任何關系。我現在發現我走到今天也是這樣,所有我的路是我自己選擇,我的人生是我自己選擇,然后一步一步,沒有誰能夠替代,也沒有誰能夠幫助,是自己勇氣意志力走出來的,至于外面那個世界風風雨雨的其實是我們自己的事情,所有的成功也好失敗也好,贊嘆也好,批判也好,其實都不重要最后都是回歸到自己。我的一生也有過很多追求成功的經歷,所謂的成功,走了這么幾十年然后我才發現,人生最終是那份淡定,那份平常心,去回到你那個生活,真正享受當下的生活。

撰稿人&記者:彭全昌、林淳琳   審稿人:張曉娜)

IMG_20150713_184814_副本.jpg